上海交通委質疑拼車平臺是“黑車”窩點

 對于拼車平臺充斥私家車司機,上海市交通委相關人士質疑其披著創新的外衣,成為“黑車”的組織者、“黑車”的窩點。

    今年3月12日,交通運輸部部長楊傳堂在接受采訪時,支持拼車模式、支持雙方平分油費。但是上海相關人士請記者注意,楊傳堂所稱的拼車,不是運營性質的拼車,而是搭乘順風車的性質。那么,“人民優步”是搭乘順風車的性質嗎?

    以上海市運管處副處長馬斐的觀點,平臺是否營利,并非免責依據。2014年7月29日上海市政府發布的《上海市查處車輛非法客運辦法(滬府令20號)》明確指出,利用互聯網網站、軟件工具等提供召車信息的服務商,不得向市交通行政管理部門認定的不具備營運資格的駕駛員和車輛提供召車信息服務。

    來自其他省市的消息表明,交通運輸部正在制定全國性的出租車、約租車運營規范,各省市等待“上位法”的出臺,一般不獨家叫板拼車平臺。

    還有必要指出的是,拼車平臺之間也存在激烈競爭,無論是真拼車還是偽拼車,涉足拼車領域的互聯網企業或者APP,已有100多家(個)。央廣網4月3日刊文分析,“面對專車行業風聲鶴唳的監管,互聯網叫車公司們正在開疆擴土,試圖在拼車的領域進一步尋找突破口。”在出租車、專車市場的競爭告一段落后,拼車成為又一個燒錢的戰場。

    “人民優步”一方面非營利,另一方面對用戶貼錢,開打價格戰,以至于4月2日,快的打車在上海、成都、杭州、廣州、深圳、武漢、沈陽、青島等地開通拼車服務“一號快車”,也免收了起步價。

    在3月26日杭州市交通運管部門與平臺企業的第13次約談會上,有企業代表批評“人民優步”,“在杭州的起步價為0,整趟行程的費用只有出租車的5折左右。由于它采取了低價策略,訂單量在短時間內得到了快速增長,這使得我們這樣的平臺公司非常尷尬,客戶平臺量有了明顯的變化。”打車軟件企業代表呼吁政府主管部門加強監督。

    “價格和叫車的響應時間成為決定用戶是否使用的關鍵因素。”某拼車平臺的人士告訴記者,如果將路線設定為上海黃浦區的來福士廣場到楊浦區的五角場,預估里程11.6公里,花費時間16分鐘,按照“一號快車”每公里2.17元和每分鐘0.3元的計價公式,搭乘者花費30元;神州專車預估車費為59元,滴滴專車顯示為55元,易到經濟型顯示為106元。

    該人士稱,拼車平臺相互之間價格差別很大,將與打車軟件一樣,逐漸大浪淘沙。這其中,既取決于市場力量,也取決于政策導向。

往北京卖什么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