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展交通的調整 整治交通標志調整限速路段

www.4702628.live

 

為什么大學城、茶園片區有些交通標示不明晰?為什么道路明明很寬限速卻這么低?對于這些市民反映集中的問題,近日,市人大常委會將聽取和審議市政府關于道路交通安全工作情況的報告,并在聯組會議上開展專題詢問。

  現象:邊開車邊找路差點追尾

  對策

  進行全市排查并推進交通設施管理立法

  “有一次去茶園附近的工業園區開會,導航上面也找不到,于是只能一邊開車一邊尋找標示牌,結果差點追尾。”在渝北區某事業單位工作的周科群,不久前曾有這樣一次經歷。

  針對此類現象,市公安局交巡警總隊秩序支隊副支隊長魏瑋表示,目前我市的交通標志確實存在問題,比如茶園片區、大學城片區和兩江新區片區近年來路網結構發生很大變化,問題就相對突出。

  對此,魏瑋也分析了原因:交通設施建設與道路建設沒有同時設計、施工、投用,相關單位的職責不明確,使得公安機關不能及時得到相關信息,導致指路標識不連續、方向不明確、信息有歧義等問題。

  為此,我市已針對部分城市主干道和重要交通節點進行交通標志完善,增設標志名牌312處、優化調整標志和標牌286塊。目前已針對“標志標線不清晰”“導向車道不合理”“信號燈被遮擋”等展開設施問題專項整治,并排查問題685處。

  下一步,我市將在加強交通設施日常巡查的同時,出臺《重慶市城市道路交通管理設施設置規范》,明確部門職責、理順交通設施規劃、設計、建設、維護和管理體制。

  現象:車少路寬但“跑”不起來

  對策

  建議出臺道路限速值調整規范

  明明路寬車少,且沒有長下坡和隧道,限速卻只有每小時40公里或50公里……對此,在清華中學上班的劉先生十分頭疼。

  他每天都要開車取道巴濱路前往單位。無論早高峰還是晚高峰這條路上車都很少,可他還是只能以50公里或40公里的時速行駛,白白浪費時間。

  對于交通標志限速過低的問題,市公安局交巡警總隊副總隊長禹信解釋,按照我國相關規定,道路設計時速由道路建設部門按照道路等級確定,如主城主干路設計為60公里、50公里或40公里,次干路50公里、40公里或30公里,支路40公里、30公里或20公里,所以許多限速標志在道路開通時就交付使用了。

  “這意味著這些限速是嚴格按照國家規定的標準執行的,并沒有將道路實際通行情況考慮進去。”禹信說,由于我國尚未出臺道路限速值設定調整的技術規范,已有的道路限速值難以調整。

  對此,我市將在聽取群眾意見后,按照相關制度,綜合交通違法和交通事故等情況,開展限速值試點調整,目前已完成沙坪壩西永大道、南岸區開迎路、學府大道等11條道路限速值調整。下一步還將在展開道路限速標志排查的同時,規范限速設備設置,并向相關部門建議出臺道路限速值設定調整技術規范。

  現象:沒有紅綠燈但有人行道

  對策

  實行“車讓人”抓拍試點

  有市民反映:高九路中煤設計院附近一個十字路口,有人行橫道線但沒有紅綠燈,許多車輛在經過時并沒有讓行人先走;而行人為了自己的安全很多時候也不得不讓車子先行,這樣一來,“車讓人”變成了“人讓車”。

  記者實地察看發現,此地車流量和人流量都很大,通過斑馬線的車輛雖速度不快,但很少有禮讓行人的,行人許多時候不得不在車流中穿行。

  “如果司機在斑馬線上不減速,那我們走斑馬線跟隨便橫穿馬路有什么區別?這樣很容易發生事故。”住在附近的李女士對此感到憂慮。

  據了解,根據相關規定,在一些支線道路上劃定斑馬線但不配信號燈是允許的。針對“無信號燈斑馬線”上車輛不讓行人先走的情況,魏瑋表示,目前我市已經在南岸區蘭花路、渝中區七星崗等地的斑馬線進行試點抓拍。

  據悉,交巡警將根據抓拍系統,對人行橫道上有行人但車輛不停車禮讓的情況進行相關處罰。下一步,市交巡警總隊將逐步在我市各區未安裝紅綠燈的人行橫道安裝該抓拍系統,加大對未按規定停車讓行的機動車的查處力度。

 

往北京卖什么赚钱吗